新书 | 生命的元气与无尽的乡愁——乡野传奇集

  《乡野传奇集》 於可训 著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2021年9月出版 定价:45.00元 内容简介 《乡野传奇集》是以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鄂东南地区为背景,书写黄梅水乡的三十四个短篇小说合集。这些故事讲述了鱼米之乡特有的民风民俗,塑造了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尽管洪水不时造访此地,但这片土地上的人依然顽强地绽放着自己的生命力,追寻着独属于自己的生活。以杀脚鱼为生的细火在入洞房之际抛下新娘去追鱼;乡村教师一遍遍地重建被洪水冲垮的学校;三嫂的丈夫溺水而亡,悲伤而疯的三嫂日日在岸边举起火把,为过往的船只指路……在时代的洪流之下,他们都是最微小的尘埃,无尽的乡愁——乡野传奇集但小人物的生命里同样有着大场面。 作者简介 於可训,1947年3月出生,湖北黄梅人。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现任湖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文学理论批评委员会委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长江文艺评论》杂志主编。曾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中国写作学会会长,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教学、研究与评论。著有《於可训文集》10卷,发表文学作品近百万字。 编辑推荐 《乡野传奇集》是著名文学评论家、文艺理论家於可训的首部短篇小说集,他笔下的故事都发生在鄂东南水泊的那些独特风景之中,它们被记忆和传说浸润,被洪水和泪水冲刷,而这些小人物的故事,都曾流淌于同土地和洪流漫长的搏斗中。作者试图探究的是一种复杂人性与自然环境的情景交融,以及追忆面对寂寥的变迁、面对坚守与遗忘,多少世代之间某些一脉相承的东西。 追 鱼 於可训 村里有个杀脚鱼的,名字叫细火。细火是个寡汉条,这儿的人叫孤佬,跟一个傻弟弟一起生活。傻弟弟也没结过婚,两兄弟相依为命,家里虽然缺个女人打理,却不愁吃,不愁穿,比一般人家的日子过得还要安生。 细火有一手绝活,就是杀脚鱼。这儿的人把鳖叫脚鱼,把抓脚鱼的活计叫杀脚鱼。大约是抓脚鱼的人大多不用网,也不用钩,而是用叉,一叉下去,直透鱼背,岂不是杀。细火抓脚鱼所用的家伙就是一把大钢叉,只是这叉有点特别,人家的叉是五齿,他的叉是七齿,人家的叉长七寸,他的叉长九寸,七齿张开,一字并排,入土九寸,深及泥芯,任多宽的湖滩,多深的烂泥,只要细火的钢叉像篾子一样地来回篾过几遍,偎得再深、藏得再巧的脚鱼,也别想逃脱。细火因此得了一个外号,叫“绝户”。 这“绝户”二字虽然恶毒,但放在细火身上,倒也切合实际。一者自然是说他杀脚鱼的技艺高超,所到之处,鱼户皆绝;一者又显然是暗指他断了香火,后继无人。有这么一个“绝户”在身边,村里人就免不了要编出许多故事。说是细火曾经差点就有个老婆,那是在他二十多岁的时候,家里给他说了一门亲,新婚之夜,新郎新娘行礼已毕,正簇拥着要进洞房,有人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说是今天早起下湖,看见了一个大脚鱼的足迹,朝西北方向的许家岔去了,那脚鱼没有十斤也有八斤,来人不无夸张地说,他追了一天没追上,这才回来告诉他,想不到正撞上他的大喜日子,可惜,可惜,实在是可惜。 这事儿要放在旁人身上,就嘻哈一笑过去了,或者要说来人不识相,没见我正忙着吗,你小子存心想冲了我的喜事怎么的。可放在细火身上,就不一样了,他一听这事,就像着了魔似的,立马扯下胸前的绣球,头上的宫花,丢下新娘,扒开众人,跑进柴房,抓起他的七齿钢叉,就发疯似的跟着那人跑了。新娘等了一夜,到天亮还没见新郎回来,就被娘家人用一辆独轮车接回去了。 这件事村里人后来传说的是,细火和那人当即就顺着那只脚鱼的足迹追到了许家岔,又从许家岔追到了桂家墩,从桂家墩追到了吴家湾,从吴家湾追到了张家圩,从张家圩追到了胡家港,从胡家港追到了丁家汊,从丁家汊追到了孔家桥,最后在孔家桥一户人家的菜园里找到了这只脚鱼,拿回来一称,果然有七八斤,细火从此名声大震。 追到了脚鱼,丢掉了老婆,细火并不后悔,逢人便说,这婆娘没福气,本想杀个大脚鱼给她打副首饰,她没这个福分,就怪不得我了。从此不谈婚娶之事,把心思都用在了杀脚鱼上面,早起扛起钢叉下湖,傍晚回来,钢叉上就挑着两只鼓鼓囊囊的袋,兴子起来了,有时候夜半时分还在湖滩上晃悠,天亮了回家就蒙头大睡。他这一折腾不打紧,这一带的脚鱼可就遭了大难。村里人说,湖滩上有细火的足迹,就没有脚鱼的足迹,老天爷让细火绝了户,细火让脚鱼绝了户。这“绝户”的名字就这样叫开了。 细火杀脚鱼,却不吃脚鱼,他说这东西黑乎乎的一坨,又蠢又笨,像泡牛屎,看着就让人恶心,他是吃不下去的。他杀脚鱼就是为了卖,换几个小钱让他和傻弟活命。可偏偏这地界的人也不兴吃脚鱼,所以细火虽然杀了那么多脚鱼,却一直未见卖出多少,更不要说发财不发财的事了,细火和他傻弟的生活也因此未见有多大改善。 细火的脚鱼生意不旺,除了没有多少买主,还有一层原因,就是细火的傻弟喜欢给脚鱼放生。细火杀的脚鱼多了,家中无处存放,就在院子里挖了一个大水池,囤在里面圈养起来。兴许是水池挖得太浅,也兴许是脚鱼善爬,每到夜半,常常有许多脚鱼从池子里爬将出来,钻到院子的各个角落,有的又顺着院子的杂物爬上窗台,水平高的便从窗台爬进室内,钻进室内的各个角落,甚至藏入屎尿桶内。乡下没有公共厕所,但凡起夜,无论屙屎屙尿,都屙在床头的一只粪桶内。有一次,细火的傻弟起夜,坐在粪桶上屙屎,正屙得起劲,突然觉得自己的屁股被什么东西咬住了,当即大叫一声,疼得站了起来,等到细火掌灯一看,才知是被一条脚鱼咬住了。细火知道,被脚鱼咬了,只有等到天上打雷才会松口,这夜半更深的,皓月当空,想必雷公也睡熟了,哪还管得了人间之事,只好用一把剪刀铰断了脚鱼的脖子,方才把傻弟的屁股从脚鱼口里解救出来。傻弟从此就对脚鱼生了畏惧之心,常常有事无事地要拿着一把大粪勺子,从池子里捞脚鱼出来,捞出来的脚鱼就顺手甩到院外,有那贪便宜的于是打发孩子见天到细火家周围捡脚鱼,细火的脚鱼也就日见其少。等到他有一日发现傻弟这败家的举动,却又奈何他不得。爹娘临终前托付他的事就是照顾好傻弟,不准打也不准骂。可这事,放在他这个傻兄弟身上,不打不骂,又如何阻止得了。细火只好听之任之,由他去了,就算是卖了这些脚鱼,给傻弟添置了衣服鞋袜,再说,他放的还能有我抓回来的多吗,想想也觉得这事儿没必要大惊小怪,说两句也就行了。 可让细火万万没想到的是,傻弟的这个举动不是说两句就能解决得了的,在他警告了几次之后,不但没有收敛,相反却变本加厉。忽一日,有人看见傻弟也像细火一样挑着两只麻袋出门,就问,傻弟,去哪?说,下湖。下湖干啥?说,回家。问的人知道他又发生了逻辑问题,笑一笑就让他走了。到了湖边,打开麻袋,一股脑儿把里面的脚鱼都倒进湖里,脚鱼得了自由,扭动着蠢笨的身躯,很快就消失在蓝色的湖水之中,傻弟望着四散的脚鱼,嘿嘿嘿地笑了。这时候,有一个一直在看着他放生的人走到他身边,问他,小兄弟,你在干啥?说,回家。那人说,对,回归自然就是回家,又夸奖了一句说,看不出来,你还有很强的生态意识哩。傻弟又笑,说,回家。说着就弯腰收拾麻袋,用扁担扛了转身回家。这人这才恍然大悟,自己也像傻弟一样嘿嘿嘿地笑了。 细火发现傻弟这个大规模的放生举动,依旧谨遵父母遗嘱,不打不骂,只是收了一应可供放生之用的工具,又在池上加了木盖,自此无事,只是细火的脚鱼生意依旧没有红火起来。 又一日,一个衣着光鲜的中年男子找到细火,说是要跟他订购一批脚鱼,条件是一只起码要五斤以上,裙边要厚,他要用这些脚鱼的裙边熬制一种裙胶,医用,大补,吃了可以补阴壮阳,延年益寿。来人开出了一个让细火想都不敢想的好价钱,细火扳着指头一算,就是只卖出一只,他和傻弟也好几年吃穿不愁。 这人走后,细火的心上却压了一块石头。他知道这人说的不是一般的脚鱼,而是此地特有的一种旱脚鱼,这种脚鱼不长在湖水里,却长在湖岸上,在湖岸边的土坎里打洞穴居,靠吃岸边的草根为生,因为不食螺蚌鱼虾,渔民便以为它餐风饮露,吸天地灵气,日月精华,久而久之,竟视为异物。细火知道,一般的旱脚鱼大的也不过二三斤重,要找五斤以上的谈何容易,心想,这不是成心为难我吗,这个钱不赚也罢。 话虽这么说,可细火终究放不下那个价钱。既存了这份心,每日里下湖杀脚鱼时也就格外留意。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让他发现了一只旱脚鱼爬行的足迹,这脚迹印在沙地上,凸凹分明,清晰可见。两行脚迹之间,还拖出了一条差不多与身体等宽的浅槽。见这浅槽,细火心中暗喜,根据他的经验,这注定是只抱蛋的母脚鱼,这会儿正想找一个地方产卵。可说来也怪,偌大的湖岸,高坡低坎,哪儿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偏偏要舍近求远,朝那高地上爬。又转念一想,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脚鱼朝山,要是那样,想逮住这只脚鱼可就难了。老人说朝山的脚鱼有时候会爬行百十里,直到遇见一座大山为止,至于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谁也说不清楚。有人说是为了朝拜山神,保幼仔平安,有人说是越爬得远,幼仔出壳越快。总之是要追到这只脚鱼,得带足干粮,做长途跋涉的准备。 细火从家里出发的时候,是夜半时分,日间他记住了脚鱼往高地爬行的路线,不用细看,就知道它爬行的方向。到天色大明,已来到一片树林,树林里杂草蓬乱,灌木丛生,须得拨开荆棘乱草,仔细查找,方才得见脚鱼爬过的痕迹。出了树林,又见一座裸露的山丘,虽然光秃秃的山石间容易辨认脚迹,却让细火汗湿了几层衣衫。下了土山,就是一片稻田,平畴千里,一望无边,细火就像一条小鱼,游弋其间,顺着田间小道,跨过沟沟坎坎,终于走到了岸边。出了这片稻浪翻滚的大海,又上了一条人来车往的公路,翻过公路,就见一方水塘,绕过水塘,又是一条羊肠小道,顺着羊肠小道过去,走到尽头,竟是一座小庙。细火认得,这就是远近有名的八卦山山神庙。到了,到了,追了一天一夜,终于追到了,听老人说,朝山的脚鱼,爬到这儿,就不再往前爬了。细火抬头一看,山神庙后,果然是一座大山,原来传说中的脚鱼朝山,朝的就是这座八卦山。细火心中一喜,顿觉身疲脚软,就想着要坐下来吃点干粮,抽几口黄烟,歇歇气再收拾这要命的冤家。 山神庙前有一片沙地,此刻,那只身躯硕大的旱脚鱼正钻头不顾屁股地把半个身子埋在一堆沙砾之中,翘起的短尾下,湿润的后窍在轻轻蠕动,一只脚鱼蛋正要夺窍而出,整个沙堆都在摇动。新书 | 生命的元气与细火低头看得真切,心想,下吧,下吧,把肚子里的蛋都下干净了吧,就当你拉空了屎尿,我少赚几个就是。反正我也追到你了,你也朝过山了,咱俩谁也不用跑了。 正自言自语地说着,细火突然听见山神庙后有脚步声传来,等他抬起头来,只见一条大汉站在自己面前,冲他笑眯眯地说,老哥,好运气呀,见者有份,让兄弟也沾点儿光。细火一听,顿时急火上顶,情急之中,不由分说,便举起手中的钢叉朝脚鱼的颈脖处一叉下去,把那只正在下蛋的母脚鱼稳稳地钉在地上。那大汉一见,吃了一惊,俄顷又嘻嘻一笑说,老哥,下手太狠了,杀下蛋的母鳖,要遭报应的。说完,又哈哈大笑,转瞬就消失不见。 待细火惊魂甫定,突然发觉天地间有些异样,抬头一看,只见天上阴云四合,有隐隐雷声从远处传来,山间的冷风也飕飕飕地从四面八方卷地而起。他知道,一场酝酿了半日的风暴就要来了,适才只顾得了脚鱼,却忘了这半日的闷躁。正思谋着找个躲处,却见一束强光在天地间拉开了一道豁口,紧接着是一声炸雷劈头盖脸地砸将下来,插在脚鱼颈上的那柄钢叉就像被人平地拔起,嗖的一声从细火的头顶划过,杀到近旁的一棵树上。细火紧紧地抱住这棵大树,刚刚稳住脚跟,又是一道闪电,一声炸雷,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细火抱住的那棵大树顿时被劈成两半,一团火光冲天而起…… 数日后,县报登了一篇特稿,是省城来的一位环保人士写的,内容是呼吁保护本县一种特有的鱼类品种——旱脚鱼。文章还提到了他在湖区考察时与一位智障人士的对话,说连这位智力尚未完全开发的老弟都有一种天然的生态意识,况我等自称全智全能的正常人乎。 《微型小说选刊》投稿、荐稿邮箱: wxxsxk23@163.com 每册定价5元,全年120元 邮发代号:44-22 邮局订阅热线:11185(选择“0”人工服务)

新书 | 生命的元气与无尽的乡愁——乡野传奇集 西宁观赏鱼金龙鱼能和战船混养吗七彩雷龙鱼混养跟龙鱼混养的鱼有哪些如何能让虎鱼不打龙鱼元宝凤凰和红龙鱼龙鱼配多少只虎鱼好罗汉鱼和龙鱼混养吗龙鱼的配鱼都有哪些

西宁水族推荐阅读:

为什么我的鹦鹉就是不出来吃东西急啊

西宁水族馆门票在售10号烈焰

西宁白子魟鱼价格每一条立达都是一个传奇好龙鱼选立达

西宁花鸟鱼虫市场电话救救小鲤

也来西宁小红龙发一帖

“西宁水族批发市场|西宁水族馆|西宁龙鱼”店长微信 :xlyc002
本文章来源于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ingfish.com/

相关推荐